【一年生/KA】小幸运

微RPS,或许有点kongphop×krist



那天krist翻积成山的line信息, 点开和p’singto的聊天,把他的消息都看了一遍,无非是一起打游戏,还有和不和p'new去吃甜品之类的,现在还来不来得及啊p,他回复到。

然后他点回首页,发现gunsmile给他发了消息,是两张照片。 

是片中kongphop的日记里的照片,是gunsmile自己拍的,他解释道。

他建了一个文件夹,把相片存了下来,偶尔会翻来看看。


gunsmile本身是个戏里戏外差别很大的孩子,在戏里是专怼学弟的霸道学长,戏外是剧组老幺,对谁都很温顺恭敬,倒是他的相机一直陪着他跨越荧幕。 

krist觉得他年纪虽小,看透了很多事,说的话也都是一针见血。 

见面会的时候,主持人念出粉丝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在戏里,p’arthit是一个开始十分凶狠,后来就变软软的角色,那么,krist和学长这个角色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呢?” 

p’singto说,不同之处就是,kit不会像p'arthit那么凶咯,片场都是他的哥哥姐姐,他也没办法对谁凶。 

krist反应快地接上,谁说的,然后装模作样地学狮子咆哮了一下。 

p'singto立马露出一副你要来真的吗的表情。 

krist也是能屈能伸,立马双手合十,撅起嘴耷拉下眉毛,对不起啦p。 

现场主持人和观众被这突如起来的装凶和认怂笑成一团。 

然后又轮到其他人回答,p’new说学长容易害羞krist就不会,p'off说arthit不会整天来烦我,gunsmile弱弱地说了句,我觉得不同之处是arthit很任性,krist不是。 

主持人又接着问起了其它问题,而krist直到结束还在想着gunsmile的话。 


他说arthit任性,krist其实特别赞同。 

这个任性不是狭义的那种,krist觉得,arthit决定了当教头就可以坚持早起,各种锻炼也不落,喉咙喊到哑了也靠吃糖撑着,为了维持形象坚决不在学弟学妹面前喝粉红冻奶,为了p'tum的期望,在树下拜了三个小时,说了要做到就一定要做到,暖暖这种认定了就去做的行为,也是十分任性了。 

所以才会想通后便在八世大桥上亲吻kongphop吧。 

krist就不会,gunsmile其实说得挺对的。 


闲下来的时候,他自己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把一年生全集看完了,也明白了为什么推特上的粉丝们总说kongphop眼里有星星,在屏幕上这么一看的确是很明显。 

kongphop喜欢arthit,所以他看向arthit的时候,眼里倾注了爱意。 

所以说p'singto不愧是剧组演技最好的,明明是第一次演戏,少有NG的时候,反之,krist被NG到生无可恋,导演说他的眼神总晃,没有kongphop那么专注。 

krist看到了他们体育场门口那场戏,这一场对手戏拍了好几次都不过,都是krist忘词或者抢词了,导演只能叫剧组先休息,单独来问krist状态怎么那么不好,krist说kongphop说arthit心悦他诶。 

所以呢? 

我没办法装作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你没看到kongphop的眼神吗,他都这样看着我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他心悦arthit。 

可arthit就是不知道啊,你们只是学长学弟好吗! 

那场戏没再出错,krist抱着抱枕想,后来他只是做回了arthit,而arthit什么都还不知道,他不知道宿舍对面住着kongphop,不知道kongphop的目光总是追随着他,不知道kongphop,他的学弟喜欢着他。 


到了kongphop在阳台上哭的那一幕,krist拽紧了手中的遥控器。 

当时krist因为场地原因没办法入戏,导演说把灯关了,一片漆黑中,arthit打给kongphop,没听完对方的告白就挂断了,他知道kong就在身后对面,可是他不能看他,安慰他。 

那场哭戏拍得异常顺利,现在想想,可能得益于导演清空了所有其他演员,连p’singto也不让他见的决定,喊卡之后,灯光大赦,他的脸颊还挂着泪水,就和剧务人员开起了玩笑,看起来有一点滑稽。

他的情绪回复得很快,当时的他心想,哭什么啊arthit,你们的故事还没完呢。只有导演最后拍着他的背,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黑暗中,他就这样坐着把他们的故事看完了。 


不知怎的就想起那天,桥下的水映着城市的霓虹,清凉的风拂过他们身边,kong在arthit亲吻他之后的台词是什么krist都不太记得了,只有他的笑,像印在脑海中一样,始终挥之不去。 

那天在八世大桥上是拍摄的最后一场,却只有krist和singto两人的戏份,在场的演员和剧务都很少,于是剧组决定改天再办杀青宴。 

坐在车里回酒店的路上,krist看着车窗外飞驰的景物,无边际地想这几个月,从面试到进剧组,从表演课到杀青,自己和一年生,第一部作品的点点滴滴,一旁的经纪人假装地抱怨了一下没有大餐后,就一直在挪揄他刚刚和p’singto拍的吻戏。 

krist垂下眼帘,说,是最后一面了。 

经纪人敲了一下他的头,不是还有宣传吗,以后很多活动还要一起呢,又不是戏拍完了就结束了。 

krist笑着摇头。 

诚然,戏拍完了,生活还是在继续。 

但他和kongphop,的确是最后一面了。 


戏中人的生活也在继续。kongphop和arthit的故事会一直在戏里,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继续着,或者在作者更新番外的时候窥上那么一眼。 

那天他在推特上看见作者的新番外,看完之后十分感叹作者的撩汉能力,他笑着回复到:p靠这些招数撩了多少汉子啊? 

回复也来得很快:我又不是kongphop,撩不到汉子的,这种人世间少有。 

krist手速快,在回复栏打出:是啊,我也只是有幸遇见过。 

他的手停顿在发送键,后来还是删掉了。 


他后来都没怎么想起过kongphop的事,生活乏善可陈,一年生开播后,他渐渐习惯了到处都能遇见粉丝,学会了从善如流地用各种语言给各国粉丝打招呼,粉丝们亲切地叫他krist,偶尔他也会和她们聊天,说自己的生活和行程。 

他喜欢在推特上艾特p’singto说一些琐事,但其实现实中的见面很少,p’singto还是转了专业的大学生,学业繁重,接到的工作也不比他少,他们的见面也只止于宣传活动,krist总是仗着自己年纪小,卖萌撒娇样样都来,p'singto拿他无可奈何,只能在他凑得太近的时候干笑。 

krist想起在片场的时候,p'singto往往是最安静的那一个,到他的戏份了就拍,闲暇时候就抱着手机玩游戏,和别人聊的也都是游戏。 

这一点倒是和kongphop爱出风头的性格不同了,彼时krist看着沉浸在游戏世界的学长想,转身又和教头团们玩成一团。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kongphop是什么时候喜欢上arthit的呢?向他自己说得那样,不知道是为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睛就只注视着你了。可krist不受控制地想,arthit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kongphop的呢?

有这样的一个人,包容着自己的任性,不管在哪里,都会奋不顾身地奔向自己。 

时间会冲淡一切,但是你愿意什么都不做,让时光就这样流走吗? 

所以他们有了第一个吻,第一次约会,还有往后很多场电影,很多碗米线,很多杯粉红冻奶。 

而这些对krist来说,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小幸运这首歌是在一次面向中国粉丝的直播活动中,主持人放给他听的,当时他不明白歌词是什么意思,只是跟着耳机里的旋律乱唱。 

主持人跟他说,歌名是“a little happiness”,他不太懂,还是承诺了要给中国粉丝唱这首歌,回去之后,推特上有热心粉丝给他发来了歌词翻译。 

他一个人哼唱着,眼前渐渐模糊。 

“与你相遇,好幸运 

而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但愿在我看不见的天际 

你张开了双翼 

遇见你的注定 


他会有多幸运” 



完 


评论(4)
热度(51)
  1. 嘟嘟阙思凡队长 转载了此文字
  2. 婺苳芜阙思凡队长 转载了此文字

© 阙思凡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