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毒】江湖好乱(下)

(上)


21

早晨骑云吃了曼丽做的早点,便勤快地开了店门,摆好桌椅。

掌柜的和往常一样,坐在前台后的帐房忙着算账:来了个魔教教主,再来个明教教主,再来个天泉山庄,再来些看热闹的……曼丽忙着打扫和揽客,骑云忙着调停各种斗殴,生意红红火火。

今早曼丽下的面条多打了两个蛋,这小日子过得可真滋润。

掌柜的满意地咂咂嘴。


22

明教三人和毒蝎从楼上下来的功夫,大堂内食客谈天的音量是降了又升。

明镜被明诚和毒蝎好生搀扶着,还在絮絮叨叨嘱咐些什么。

王天风刚算完帐,心情正好着呢,睡在躺椅上眼睛半盍,任大堂的议论声起起落落,一副我只是个掌柜的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无辜姿态,无视掉楼梯上射来的强势视线。相安无事到毒蝎路过他身边,停下了,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怎么着?还要我送你啊?”困倦让他的声音也变得慵懒。

“没没没……老师你坐着就好……”走了几步,又回头,“老师注意身体。”

王天风淡淡地嗯了一声。

毒蝎就这样离开了风满楼。

明楼看着他们的互动,皱着眉自己坐下了,青蟒剑拍在桌上,好大一声响。

明教一行人就这样坐下吃早饭,大堂里还是谈笑声不断。

谁也没有提昨天晚上的,那场闹剧。


23

“你还敢骂我?”明楼没被这样对待过,扯着王天风的衣襟就吼。

“骂的就是你!”这边也不甘下风。

“大哥别动手,有话好好说。”明诚跑过来拉开他们。

“你们就不能少说一句?”小二骑云扔下抹布也跑了过来。

“有你说话的份儿?”明诚斜眼。

“也没你说话的份儿!”骑云回敬。

“看好你们家疯子!”

“你让毒蛇别乱咬!”

明诚和店小二也能吵起来,明楼此时也愣神了,他们俩认识?


24

本来在楼上的明台听到动静,跑了下来,看到的就是这幅乱糟糟的场面。

“老师……!”

明楼一听他叫老师,脑子转了几个弯,便知道他就是那个把明台掳走的前魔教教主毒蜂,一时气绝:“你就是他老师?!”

“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现在是你欠我的。”

“我欠你什么?”

“你问过我吗?”

“我为什么要问你?”

“你带走的是我弟弟!”

“你我都可以进魔教,唯独你兄弟不行?”

“我什么时候进过魔教?”

这话一出,全场俱静,不过看热闹的江湖众们脑子里都炸开了花。

同志们,这是一道送分题啊!


25

曼丽在锅里捞起了面条,浇上肉末,撒上葱花儿,送到了食客桌上。

明楼这面还没夹起来,从楼上下来好一大帮子人,看装束便是昨天住进来的天泉山庄的弟子了。

一群人实在太多,大堂那么宽敞都要站不下了,还气势汹汹,一幅没睡好的样子。就在大家伙想着要不要让位给他们吃早饭之时,庄主卓青云随即出面,爆出一件惊天消息:昨夜,就在这风满楼,他们好几个长老,死了!

一转身矛头直指掌柜的:“就说这前魔教教主开的店,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骑云三两步跑到王天风身边,一脸警惕地看着这群人。

明楼一听这话,撂下筷子就骂:“说谁不是好东西呢!”

明诚脑内:……你还记得自己之前说过些什么吗?

王天风还躺在那呢,这么大动静,他眼睛都还懒得睁开,只是语气带些惊讶,对卓青云说:“看来,你认出我是毒蜂了。”

江湖众黑线:……谁不知道啊,就是没忍心拆穿你,看你玩得挺开心的。


26

卓青云说:“我天泉山庄和你魔教什么怨什么仇,你那日在武林大会上诋毁我们山庄的声誉,如今又害我们长老的性命!”

“诋毁那是没有,昨晚那事不是毒蝎干的。”王天风气定神闲。

明楼出面解释,明台一晚上都和明镜在一起,他姐姐唠叨起来……

卓青云不甘心,又扔下惊天大雷:“我们几个长老都被大卸八块,都是长鞭所致。”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王天风身上。

“毒蝎没干,你倒是拿出昨晚没行凶的证据来啊!”卓青云咄咄逼人。

王天风昨晚在干什么,明楼是最清楚了,可他又不能明说,只能亮出武林盟主的身份,说:“让我来主持一下公道。来,我们先去看一下案发现场……”

江湖众:武林盟主你起开,还主持公道,谁不知道你偏向那谁啊。


27

显然,没有人想去看案发现场。

王天风把他们晾着,天泉山庄众弟子无言地看着他,明楼讲的话也没有人理,很是没面子得站着。在大堂吃早点的无辜江湖众继续吃也不是,浪费食物又不是,就是那么一个尴尬的场面。

明楼又一指坐在角落吃面的一个和尚,说:“少林方丈你也在啊,要不你上去给那几个长老超度一下?”

少林方丈放下筷子:“……阿弥陀佛。”

一片寂静中,只见王天风撩起长袍,从腰间抽出他红丝黑丝相间的长鞭来,说:“要打出去打。”

明楼大喊:“不知廉耻!把衣服给我放下!”

少林方丈:“阿弥陀佛。”

不知为什么,场面变得更尴尬了。


28

风满楼外。

毒蜂又站在了众人的视野中,一身长衫,手执长鞭,眼神狠戾,红衣左护法曼丽和灰衣右护法骑云站在他两旁。

天泉山庄众弟子就在他对面,乌泱泱一群人。

明楼腰上别着他标志般的青蟒剑,站在一旁,脸色乌黑,死盯着毒蜂。

毒蜂开口了:“不知诸位之中有没有知道五年前的龙门镖局劫镖案的?”

谁不记得?五年前,龙门镖局护送一富商及其货物,过衡山时被劫镖,钱财货物被劫,富商和镖师们的性命也一个不留。事关龙门镖局招牌,也惊动了几大门派去调查,也没调查出什么来,最后不了了之。

站在众弟子中间的卓青云脸色大变。

“正是这前段时间的劫镖案,和龙门镖局劫镖案手法相似,让我调查出些端倪来。”

毒蜂话说到这个份上,加上卓青云的反应,明眼人都知道真相是什么了。

可是毒蜂到底为什么要管这事儿呢?


29

自从这明教教主成了武林盟主,是谁也没再提起明教之前衰落得都要解散的事儿啊。

那当然,都成武林盟主了,那武功可不是盖的,谁还敢提。

这明教弟子出息啊,被逐出明教几年,一回来就练成了明教真传。

听说这明教真传是一套剑法?

看他那剑不离身的样子,跑不了。

嗯,悄悄跟你说一件全江湖都知道的事儿。

什么?

明教真传老玄乎,要学成可得有好多条件呢。

哦,这个我知道。这明教真传,得有魔教的心法,明教的剑法,加上一杯前尘忆梦,一杯忘却前尘的酒。

……

怎么了?怎么这副表情?

……瞎扯淡。


30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曼丽已经按耐不住了。

五年期遇害的富商是把她从烟花之地救出来,恩重如山的养父,被杀的那几个长老就是早些年杀人越货的人。也是这卓青云心怀不轨,一听魔教教主住在这风满楼就出动整个山庄的人马,想把前魔教教主也一并拿下了,在江湖上留个降妖除魔的美名。天泉山庄算干净的,除却那几个长老,还剩下不干净的,就只有卓青云了。

她看向老师握着长鞭的手,老师最近睡眠越来越沉,昨夜她就是偷了这长鞭行的凶。

“曼丽。”老师唤她的名。

她忙抬起头,应是。

“鞭使得不错。”老师转头对她露出赞赏的笑容,又回头看着面露凶光的卓青云,“这长鞭,以后就留给你了。”

曼丽还没想明白这话什么意思,老师就一声暴喝,甩开长鞭,直冲卓青云而去。


31

你不信?

你说忘却前尘?这前尘是一段情还是一个人?从相识开始忘还是相爱开始忘?要是以前爱过好几个人,有过好几段情呢?都忘了还是忘一个?

……呃……这……

你看你,被我说住了吧。我看呐,根本就没这么个酒,要谁能酿出这种酒来,那些想忘却前尘的人可不踏破他的门槛啦!

那……那明教教主你怎么解释?他那个表现还不是把人家给忘了?

……算你赢。

忘了也好……记得当年明教立教,喊的口号就是一个锄奸铲恶,光明磊落。

……也是,这江湖,正邪不两立。


32

明楼看着那红黑长鞭割开一声声凌厉的风声,转瞬间毒蜂便已到那天泉山庄众弟子跟前,鞭尾就要触到卓青云身处之处。

卓青云一个闪避,那鞭子就甩到了他身边的大弟子身上,那人受不住冲击,整个人摔倒在地,吐出一口血来。

卓青云惊恐道:“毒蜂!你这是要杀我!”

这么一来,整个山庄的弟子们反应过来了,纷纷拔出剑来保护他们的庄主,几个人一起向毒蜂刺去,毒蜂稍施手法,边闪身躲避,边用鞭子将靠近他的人甩出去。

明楼抓着自己的剑的手暴出青筋,他大喊:“毒蜂!”

毒蜂停下了,他望向明楼:“你要阻止我?”

明楼知道,单凭鞭伤并不能坐实他就是昨晚凶杀案的凶手,但如果毒蜂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要杀了卓青云,就算有了劫镖案的隐情,这十大正派之一的天泉山庄在以后都不会放过魔教,更别提其它行侠仗义的江湖门派了。

明楼此时生出了一些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他放软声音,说:“我这是在放你一条生路。”

毒蜂冷笑了一声:“就那么一杯酒,脑子都丢了。”


33

明楼对他的讽刺不以为意,向他的方向走进两步,低声说:“我会把这件事情查清楚的,不要闹了,好吗?”

众人屏住了气息。

只见毒蜂“嗤”了一声:“你总是拖泥带水,婆婆妈妈。”随即把鞭子甩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掠开两个天泉弟子,提气跃到想趁乱逃跑的卓青云身前,一脚将他踹倒,直接断了他的退路。

众弟子惊呼:“庄主——!”

卓青云大惊失色,当着那么多弟子的面,顾不得庄主威严,跪下求饶。

毒蜂看着脚下的人,几欲失笑,是谁说的,这江湖,正邪不两立?

此时明楼离他和卓青云不过几尺,失态大喊:“不就是他的命吗!就等几日!你要什么我不能给你!”

毒蜂握鞭的手紧了紧,他微微一笑,说:“你给什么我都不要,我自己会拿。”

那鞭子还是落了下来。


34

当众屠杀江湖十大正派之一天泉山庄的庄主,真不愧是魔教的前魔头,这般凶残狠戾,将来面对武林各派的讨伐,饶是那武林盟主也护不住。

不过他还想得起来护吗?

一个得了明教真传的人,亲手把自己心尖肉剜下来的人?

那个曾经把毒蜂管得死死的,又宠上了天的毒蛇呢?

是谁啊?

其实,这江湖,从来就不是黑白分明。


35

细长的皮鞭就这样将卓青云拦腰分离,毒蜂甩完这鞭,却是喉头一苦,就这样吐出一口猩红的血来。

鲜少人知道毒蜂的身体是越来越不好了,早年他为魔教行走江湖执行任务,和他的搭档毒蛇是出了名的双毒,武功高强下手俐落,正邪姑且不论,那也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时。这些年,毒蛇走后,他一个人撑起魔教招牌,操劳成疾,现在不仅不如当年,就这一鞭子已经耗尽了他的功力。

要不怎么让毒蝎那么年轻就接管魔教,他自己来管店呢。

唉,自从丧偶了以后,没人宠没人爱了,也没人问他,被人捧在心尖上又摔下来是什么感觉?疼不疼?

江湖众人将他们围起来的圈中,明楼将倒下的毒蜂稳稳接住,他无奈的声音挤进了毒蜂最后的意识。

“你这疯子,就没给我消停过!”


36

风满楼开张在一个春天。

很多江湖人士纷纷来送礼祝贺,还不忘夸赞一下掌柜的经济头脑,毕竟这条交通要道终于有客栈了,他们以后也还是要来光顾的。

明楼在门口迎客,小二骑云和曼丽从早上就不停地忙着接待客人,明镜、明诚和明台早起出发,午后就到了,虽说是客,也免不了被拉来帮忙,一向不善言笑的王天风也被逼着扯出不甚真诚的笑容和进门的人问候,真是委屈了他了。

放鞭炮的时候是热热闹闹,红红火火。

遮招牌的红布一扯就掉,王天风正好站在那下面,红布飘落,盖在了他头上。王天风暴躁的脾气正无处发,伸手就要拽,一个力道把他的手按住了。

视线里的红色被拨开来,眼前的明楼就维持着帮他把红布掀起来的动作,笑眼弯弯地看着他。

他看起来是那样的心满意足,仿佛已经得到全天下,再也无所欲求。


37

又是一个春天。

风满楼二楼阳台,明台有气无力地趴在栏杆上,撒着娇:“老师~我们教已经是那百晓生十大邪教榜榜首了!你看,我都超额完成任务了,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被他眼巴巴看着的人晒着太阳,眯着眼,说:“等你什么时候上了十大高手榜首再来问我要奖励吧。”

“不公平!”明台气道,“那岂不是要我去打败我哥!”

“你要是能打败你哥,把他扔到我跟前来,晚饭加鸡腿。”

王天风笑抚明台狗头。

此时远处就传来一阵马蹄声,明台撇撇嘴:“就算我不去抓,他还不是乖乖地跑到你跟前来。”

一位蓝衣公子翻身下马,就站在那风满楼门口仰头看着二楼阳台。

“疯子!”

王天风并不理会,他躺在藤椅上,微微睁开眼睛,伸手去拢那一束照耀着他的阳光。



*梗来自[江湖很忙by青浼]




评论(22)
热度(87)

© 阙思凡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