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毒】江湖好乱(上)

1

最近江湖出了件大事。

你是说魔教教主让明教传人继承衣钵的事?早听说了。

不是……那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

那你说是什么大事?

听说那明教教主在武林大会上和前魔教教主打了个照面!

什么!难道?!

瞎紧张,那前尘忆梦的效力你还不知道到么?人家压根儿没认出来!

那他们打起来了?

正相反!虽说是没认出来,可这明教教主才刚看到那魔头一眼,别人这还打将着呢,就跑上台去调戏人家了。

这明教教主的德行也是没眼看了。

是啊,武林众还在台下看着呢,就当众调情,考虑到我们这些知情人士的感受了吗?

那魔头没揍他?

打不过啊!

哦,也是。


2

当年发明武林大会的人要是知道你们在比武台上泡妞,怕是要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泡仔也不行。

不过大概得一年跳好几次。


3

话说当时。

前魔教教主毒蜂收了鞭子冷着脸,而刚刚阻止了他们打斗的人面容俊朗,眉梢都带着笑,一副很愉悦的样子。

本来毒蜂到武林大会就是来凑个热闹,他就不该看到天泉山庄的庄主就控制不住自己跑上来甩鞭子。

这是有官方主办的武林大会,这样在比武台上私自切磋不合规矩。

这下好了吧,显山露水,漏水了,招惹到个明教教主。

不过怎么着也不归你明教管啊?你凑什么热闹?

哦,差点忘了,明教教主武功盖世,前几年刚当上了武林盟主,连带着消声了好久的明教也名噪一时。

这武林大会他自然也是有一份了。


4

明教教主明楼看着他,笑盈盈地开口了:“这位美……兄台是哪个门派的啊?怎么大夏天的穿个黑衣服?不热吗?”

那握住鞭把的手用力到发抖也装作没看见,偏要把手搭到人家手腕上去,用虎口一圈,细得很。

毒蜂懒得理他,偏偏明楼就插在他和那刚刚和他打起来的天泉山庄的庄主卓青云之间,挡眼。他歪了歪身子好让卓青云看到他,冷笑着说:“贵庄主这劫镖的勾当是做得溜啊,我可是记得这天泉山庄,还名列江湖十大正派中呢。”

其实江湖百晓生的排名他是不服的,按他的排法,他魔教还没有邪教前三呢,可能吗?那显然不能。


5

听到他这句话,台下的江湖众大骇,毒蜂所提到的,正是这廊州入城有一条必经的山路,最近发生了好几件杀人越货劫镖案,关系到几大门派,难道这劫案竟是正派天泉山庄所为?

卓青云哪受得了这般侮辱,怒吼:“魔教妖孽,血口喷人!”

毒蜂被骂还没怎么地呢,明楼失声惊呼:“……魔教?!”连带着握着毒蜂的手一松。

毒蜂这番告状是无凭无据,他虽是前魔教教主,当下只一个人也没法把天泉山庄的庄主怎么样,再说台下已经沸腾,此地不易久留,也不管明楼惊异的眼神,甩开他的手,撂下一句:“反正别让我再看到你。”就离开了。

留下明楼和卓青云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


6

其实明楼也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上的台,他本来作为去年的冠主,现任武林盟主,预定是要和最强者比试的,就在那比武台最近的茶楼喝着茶。

“上等的碧螺春……是这个理儿。”

他义弟明诚就跟他一桌喝着茶,没喝出碧螺春,只觉得满嘴铜臭味,叹到:“大哥,你离了家那么久,这败家的性子倒是没忘。”

“我这是败家?你们是有钱都不会花!”明楼又慢品了一口,“还有,我忘了什么啊我。甭管过了多少年,这明教,我还是说了算的。”

明诚又是一个白眼:“忘了什么?你为了练功自己喝了什么你不知道?”

明楼被他带着责问的语气说得有点懵:“长老说我闭关练功前没有前尘啊,要真是有,别人能不守着我吗?这么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忘了算了。”

话音刚落,明诚重重得把杯子砸回桌面。

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该让你听听你以前为了他都和别人吵过什么!也就你脸大,还指望别人守着你呢!他那性子没趁你昏迷把你掐死……

真的算很不错了。


7

就这个当口听说有人私自切磋。

明楼循声望去,离得那么远,但看到那个黑衣人的身影时,心就好像被什么蛰了一下,迅速膨胀起来。

看着那人在比试中占了下风,他便扔下茶杯,冲了上去。

近距离看了,那人还长着好看的桃花眼。

英雄救美啊。

离得近了,明楼还故意盯了他一会儿,奇怪的是,现在看清他的面目了,刚刚心头奇怪的感觉却已无处可寻。

胸腔里的什么物件又瘪了下去。

倒也没想到对方是魔教的。

魔教是什么地方,随便一个人拎出来拧巴拧巴都能挤出一桶坏水。

当然不包括他义弟明台,他那是被魔头拐去的。

明楼叹道:“真是可惜了那张脸咯……”收了剑,撩撩头发就又到别处风流去了。


8

前魔教教主毒蜂,外表温润如玉,实则内心狠毒。

人称魔教一枝花。

毒蜂:“……什么鬼。”

看了这出热闹的江湖众也奇怪,劫镖案虽然关系到几大门派,没扯到魔教,也没扯到明教,心如蛇蝎的毒蜂讨伐凶徒难道是来行侠仗义的?

魔教转型了?

从此江湖再也没有魔教,多了一门使毒的侠派?

毒蜂侠?

打……打住。


9

毒蜂为什么要去管劫镖的事?

其实是因为他在那条必经的山路上开了间客栈,一枝独秀,垄断产业。

那几单劫镖案搞得没人敢走这条山路了,客流量都少了许多,不管不行。

你说江湖人来来往往这客栈,没认出来毒蜂?

毒蜂好认啊,一袭红边黑衣,手执长鞭,到哪都带着红衣左护法,灰衣右护法,要是没有左右护法,还有唇上一抹标志性的小胡子可认。

掌柜的王天风不同,他身着素色长袍,袖拢一把纸扇,笑眯一双招人的桃花眼,脸上是干净得很,无处不散发着“我们是正经人家,不约”的气息。

但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10

风满楼。

明台不知是第几次看着这个金光闪闪的招牌吐槽,你怎么不叫什么什么客栈呢?一客栈起名跟酒楼似的,谈恋爱的人哟,啧啧,腻味。

他一脚踏进门槛,还没来得及叫上一声掌柜的,一个算盘就直冲他面门飞了过来。

明台是什么人,他稳稳接住,三两步路就走到前台,把算盘一把拍在桌子上,熟练地瘪起嘴巴,委屈道:“好久不见了,老师还是没变温柔。”

王天风一个斜眼,明台就乖乖地拿起自己拍桌子上的算盘,双手奉上。

掌柜的接过算盘继续算账,连个斜眼也不赏给他了:“你还有空来看我?今年的指标完成了吗?我们教升入邪教前三了吗?你进高手前十了吗?”

明台无奈:“您还真在乎教里的排名?要不我派人把那百晓生……”

“嗯?”

“年底保证靠实力完成任务!”明台挺胸抬头拍拍胸口,说完又低头去看王天风的脸色。

王天风笑了,捏捏他的脸:“算你还有上进心。”


11

穿着灰衣短衫的骑云和一身红色长裙的曼丽在一旁边擦桌子边唠嗑。

“明台不好好待在教里来这儿干嘛?”小二骑云出了名的勤快,啥活都干,擦桌子最卖力。

“还叫明台?得叫教主咯。”曼丽是唯一的女店员,长得可水灵,一出现店里男顾客的比例就直线上升,然而就在目睹了调戏她的武当传人被徒手扔出门外后,大家一致觉得,此等美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他没当教主也不见他叫我一声师兄,凭什么呀?”

“凭他入教起你就打不过他。”

“……那教主来这儿干嘛?”

“还能干嘛?认亲呗。”


12

魔教教主毒蝎离开魔教总部住进风满楼的消息传出去才一天,明教一行人就闻讯赶来了。

来除魔?

非也。这魔教教主毒蝎原名明台,乃是这明教教主胞姐明镜认的义弟,明台是个练武奇才,及冠之时,适逢明教衰败之际,明镜便将他送上了武当拜师。

明家一行人回程才走到半山腰,当时的魔教教主就把明台给劫走了。

当时的明教怂,也不敢到魔教堵门让他们交人,于是就……算了。

于是武当少了个好苗子,魔教迎来一个出气筒。

苗子是好,学得那也是相当不错,深得教主真传,但就是对最得意的学生,毒蜂也没少教训。

还非得亲自来,别人还打不得。

右护法骑云是正统的魔教弟子,左护法曼丽是毒蜂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捡来的,就这跟了教主那么多年的两人也没劝住。

于是教众就看见毒蜂拳头巴掌鞭子轮番上,边打还边骂:“和你那个混账哥哥一个样……”

魔教上下教众:我们什么也没听见。

明台: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哥?!


13

那日天气晴朗,掌柜的披了一张薄毯半倚着二楼阳台栏杆晒着太阳,懒洋洋的惬意。

远远就见着明教标识的马车破开树林走来。

随着一声马嘶,车轮稳稳停住,那赶车的白衣镶金丝的公子翻身下马,从车里牵出一只看似柔若无骨的手,等见着人了,众人才认出,正是明教真正的话事人,明镜。那公子也是她的义弟,明诚。随后,从马车上又下来一人,那最显公子身长俊逸的深蓝长袍穿在他身上,竟是像大了一号。

当当当,武林盟主明楼。


14

“这风满楼还真是挺气派的,装修大气,我喜欢。”明楼第一次来,还没走进店里就感叹起来。

明诚在一旁白眼都快翻上天去了,也只能在心里吐槽一句:“你自己花钱装修的当然喜欢了。”

也是你自己不要,才让那毒蜂全占了去。就当分手费罢了?看他赚得盆满钵满的。

明镜内心也很忐忑,早些年明台刚被劫走时她也恨过毒蜂,但后来明台和她通信,她才知晓一些事,加上明台现在过得也很好,所以那些往事她也不再追究。她这一趟来,主要是为了见一见明台,别无其它。

只是这风满楼……

这么久过去了,她还是无法忘记当年明楼请她来喝开业酒的样子。

时过境迁,风满楼还像他喜欢的那个样子敞开着门迎天下客。而明楼在她身旁,看着他和那人亲手打造的宝贝,神色没有半点异样。


15

随着明教,天泉山庄一班人马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到达风满楼,看样子像山庄上上下下老老小小都来了。

骑云和曼丽边登记名册边唠嗑。

“怎么来那么多人呐?天泉山庄总部搬家?”

“安排什么房间好?”

“三层!最烂的房间!”

“人家给了钱的,我们可是做生意的。”

“那就最贵的房间,讹不死他。”王天风微笑着和庄主打完招呼,转身吩咐。

排得进十大正派的天泉山庄也!当然有钱了。

这店开在各路江湖人马必经之路,无论哪门哪派进门便是客,除了没钱的,掌柜的对谁都笑脸相迎。

有句话说得好,有钱你是我大爷。王天风就把这句话理解且践行得很透彻。


16

大堂里,江湖众有来看热闹的,也有些为掌柜的抱不平的,一看人家自己都没说什么,净盯着人钱袋了,就暗骂自己瞎操心。

不管怎么讲,妈妈说,始乱终弃是不对的。

众人悬了自己一颗八卦的心,边吃菜边观察形势。

明楼把明镜安置坐好,也不急着找明台,从袖中掏出一个银锭子砸在前台:“掌柜的,三间上房。”

掌柜的微笑着安排骑云收拾房间。

“掌柜的,好酒好菜。”

掌柜的微笑着安排曼丽斟酒摆菜。

“掌柜的……”

掌柜的微笑着安排……

“掌柜的……”

“掌柜的……”

王天风的微笑垮了,终于忍不住把那个银锭子摔向明楼面门:“我掌柜的不是来伺候你的!”

明楼也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他无比顺手地抓住王天风随着动作伸出的手臂,低低地用气音说:“掌柜的……你以为我不认得你了啊……”

一瞬间大堂静得坠针可闻。

他这话说得暧昧,王天风定定看着他,心如擂鼓。


17

“疯子,这风满楼不能有两个掌柜的啊?”

“怎么不能?我们俩一个是大掌柜,一个是二掌柜,不就行了。”

“那是你做大掌柜,还是我啊?”

“无所谓啊,要不你做。”

“还是不行。”

“那你想怎样?”

“我做掌柜……”明楼抚上他的脸颊,用眼神制止了他的反驳,“你就是掌柜的……你就是我的……好不好?……”

疯子,好不好?


18

王天风一晃神,明楼就拽着他的手臂把他拉近到一个极度不适合的距离,声音里满是笑意,他说:

“我们以前见过的……在武林大会上。我认得你的眼睛,你怎么把胡子刮了,看起来怪可爱的……”

大堂里传来许多被食物呛到喉咙的声音。

说来奇怪,明楼这辈子没和什么男子靠得那么近过,却一点也没感到违和,仿佛生来他们就是要这么近的,或许还要再近些,直到他们之间没有一丝缝隙。

明楼还没想明白自己是不是栽在这人手上了,一个巴掌带着劲风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全场静了那么一瞬,又响起一声怒吼,来自那对谁都笑吟吟的掌柜的:

“你混帐!!!”


19

江湖好乱。

怎么讲?

明教弟子成了魔教教主这事儿,你知道吗?

知道……当初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懵逼。

不过这世道,魔教里能出个明教教主,也真是正邪不分家。

嗯……等等!你说什么?

那明教弟子和魔教教主搞起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了。

都叫你等等了!这什么跟什么啊?

江湖众阅尽天下八卦,接受能力还是挺强的。

慢点总结!先和我说说那个和魔教教主搞起来又成了魔教教主的那个明教弟子……咳咳……的事儿吧?

嗯?谁?……哦……嗨!那不是同一个人!

……那是谁和谁?

甭管是谁谁,怎么都是明教和魔教搅合的破事儿啊!!!


20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王天风半夜惊醒,黑暗中就看到一个身影立在他的床前,不知道站了多久,他伸手就摸向枕边的长鞭,摸空了。

对方也是没想到他会突然之间醒过来,不过他的反应快些,一个动身把王天风的左手按住了,还把向他突袭的右手也牵制住了,一套动作做得无比顺手。

两人皆是一愣。

还躺在床上被这般压制,王天风的眼睛还是很亮,却流露出些委屈的神色来。对方不忍心地伸手轻抚他的脸,一声叹息:“你到底是谁……?”

不知道是在问谁。

黑暗中,没有回答。


(下)


*梗来自[江湖很忙by青浼]




评论(8)
热度(86)
  1. 林西北_阙思凡队长 转载了此文字

© 阙思凡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